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時政新聞 > 正文

退休并不意味著“平安著陸”

湄潭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羅德學違紀違法案例剖析

2019年05月20日   來源:遵義晚報     訪問次數:0

    “我被查后,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因沒人照料被送去了敬老院,我愧對組織、愧對家人……”湄潭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羅德學沒想到,自己退休后仍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查處。在接受組織審查調查時,他含淚懺悔、抱頭痛哭。

  退休一年后被查

  公開履歷顯示,生于1957年的羅德學,貴州湄潭人,大學學歷,1976年11月參加工作,1979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羅德學曾先后擔任湄潭縣多個鄉鎮的黨委書記、縣國土局局長等職務,2011年至2016年,任湄潭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6年12月至2017年10月,保留原職級待遇;2017年11月退休。

  2018年11月,羅德學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遵義市紀委監委的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羅德學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借錢給管理服務對象,獲取大額回報,并向管理服務對象借款;挪用公款,給國家造成重大經濟損失。

  據遵義市紀委監委通報,羅德學身為黨員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紀律意識淡薄,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國家法律法規,并挪用公款,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其違紀違法行為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今年3月,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共遵義市紀委常委會審議并報中共遵義市委批準,決定給予羅德學開除黨籍處分,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挪用公款320萬元

  在羅德學的犯罪過程中,有一個人至關重要,這個人就是湄潭籍房開商周春華,兩人認識多年,其關系可用“鐵哥們”來形容。

  據羅德學向調查人員交代,10多年前,有一次周春華和他一起吃飯時,談及自己的公司正籌措資金,提出按月息5分向羅德學借款。

  羅德學覺得有利可圖,遂陸續將家里積蓄共計60萬元放貸給周春華。不僅如此,他還發動兄弟姐妹、女兒女婿放貸給周春華。2008年至2012年,周春華只歸還了羅德學本息70萬元,尚欠本金和利息200余萬元。不料,此后周春華的公司出事,連利息都支付不起。

  原本想讓錢生錢、利滾利,沒想到打了水漂。為使自己借款本金和高額利息得以兌現,在周春華債務纏身期間,羅德學利用其兼任湄潭縣鹽業片區棚改指揮部常務副指揮長的職務之便,挪用公款320萬元為周春華償還債務。

  為了一己私欲,他還借口妻子生病住院需要治療費,向一位管理服務對象借款20萬元,甚至以到臺灣考察學習為由,從棚改指揮部借款1萬元供自己揮霍。

  一朝腐敗終身追責

  退休后的羅德學也沒消停。在他被查處前,因周春華的公司無力投資,湄潭縣政府欲與其解除相關《投資框架協議》及《補充協議》。擔心自己放貸給周春華的高額利息回報不能實現,羅德學竟然采取赴省進京舉報“縣政府領導和相關人員違法亂紀”等方式來混淆視聽,企圖倒逼縣政府繼續與周春華的公司合作。

  “痛定思痛,我之所以會走到今天,根本原因在于長期熱衷于營利活動,追求金錢至上,逐漸喪失了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接受組織審查調查期間,羅德學終于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可惜為時已晚。他沒想到的是,反腐無禁區,一朝腐敗,終身追責,過了退休這道線并不意味著平安著陸,不論時間間隔多久,不管退休與否,只要發現了問題,就必須接受調查、受到追究。(遵義晚報全媒體記者 徐飛)

      《遵義晚報》(2019年05月20日04版)

(責任編輯:黃楚繁)

相關新聞

評論

贵州思南开超市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