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遵義要聞 > 正文

傳播紅色文化,教授技藝創新技法

“三線”工人的剪紙情結

2020年01月21日   來源:遵義網     訪問次數:0

  近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紅花崗區剪紙牌匾送到了劉志華手里。期待已久的他輕輕撫摸一番后,將其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工作室,就連外部的保護膜都舍不得撕掉。

  這塊牌匾,飽含著劉志華50余年的剪紙情結。多年來,他專注于剪紙并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風格,創作的很多精品曾在全國及省市展出并多次獲獎。

  工作不忘剪紙

  在中華南路的遵義書畫古玩城里,劉志華已經待了14個年頭。不過,其工作室最初的位置是古玩城入口處附近。

  彼時,很多人經常在工作室附近的空地上擺地攤,而構思、畫畫、刻紙、裁剪等需要安靜的環境,于是劉志華索性就將其搬到了古玩城的內部。

  采訪過程中,劉志華說著帶有濃厚天津口音的普通話。1948年,他出生于天津市紅橋區。在所有小學的課程中,劉志華比較喜歡美術。授課教師發現劉志華在藝術方面很有天賦,于是就讓他跟著自己學國畫、剪紙、工筆畫等。


劉志華在裁剪作品

  有了引路人之后,劉志華在課余時間,會經常到天津的各大古文化市場逛,以便從中尋找創作靈感和汲取營養,尤其是雕刻作品。

  為支持我國的“三線建設”,1966年初,劉志華隨父母來到遵義。在原906廠(遵義鈦廠)上班期間,他沒有丟掉剪紙這項業余愛好。在單位的文藝活動以及各種比賽中,經常能看到劉志華的剪紙作品。獲過很多次獎的他,也給廠里爭了光。

  2002年退休后,劉志華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剪紙上。山水題材、宗教題材、少數民族題材等內容,劉志華都有涉及。其中17米長的《56個民族》系列耗時6年。每個民族人像旁邊,劉志華還加上了蠟染風格的圖騰鑲花,栩栩如生。

  為了更方便創作,最近劉志華花2800元買了臺裝裱機。“我之前都是在外面弄的,這需要看別人的時間。現在幾分鐘壓好后就能馬上裝框。”劉志華說。

  此前,劉志華經常到北京、上海、貴陽等地比賽、交流和學習。這幾年,他把主要心思都放在了創作上,很少出去。“沒有優秀的作品,就沒有底氣。”

  傳播紅色文化

  當記者來到劉志華的工作室時,他正和弟弟劉志平拿著裁紙刀和直尺,把《紅軍長征在遵義》系列的15件作品裁剪為長寬均是30厘米的單品。該系列作品從構思到成品,共花了2年多。


《紅軍長征在遵義》系列

  邊對齊紙張,劉志華邊專注地向記者介紹起來。無論是紅軍衛生員小紅,還是婁山關大捷、搶渡烏江……他都能把其中的細節描繪得清清楚楚。

  紅色是遵義最為耀眼的底色。劉志華告訴記者,來遵義之前他對遵義幾乎一無所知,既不知道具體位置也不知道發展情況。

  到了遵義之后,劉志華便被當地的紅色文化深深吸引了。10多年前,為了在作品中充分展示遵義紅色文化的魅力,劉志華就已經在構思《紅軍長征在遵義》系列,共計150幅左右。

  “我們的這些作品,有的1個月才弄出一幅。和其他批量生產的不一樣,我的作品是限量版的。”有時作品剛完成,就被喜歡剪紙的朋友買走。正因為如此,劉志華手上的《紅軍長征在遵義》系列目前只有20多幅,而且部分作品內容存在斷層。因此,補缺和繼續創作,成了劉志華接下來要做的重點工作之一。

  剪紙作品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地的歷史文化和風俗習慣。在諸多展覽中,劉志華作品中的一抹遵義紅總能吸引眾多參展觀眾的眼球。多年來,通過他的努力,越來越多的人接觸和了解了遵義的紅色文化。

  想要在作品中體現好遵義的紅,還需要注意紙張的使用。“普通一面紅一面白的蠟光紙不行,得用宣紙。這種紙幾十年不會褪色,而且剪細線條的時候不容易斷。”劉志華說。

  教授剪紙技藝

  在采訪過程中,劉志華電話不斷,其中一個是遵義市文化館打來的。為了上好17號在文化館開的剪紙課,14號劉志華就已經提前把30把剪刀和20包多種顏色的手工紙送了過去。

  事實上,想學的不僅僅是學生。起初,劉志華只準備了20把剪刀,考慮到有的家長在現場也想動手實踐,所以多備了10把。

  學生寒假期間,劉志華比之前更忙了。“劉老師,孩子們都放假了,想學點東西,你能不能來上上課?”1個月以前,匯川區第二小學的老師就已經開始預約了。

  “沒辦法,誰叫我喜歡這個,得把這門手藝傳承下去,讓更多的孩子了解我們國家的剪紙。”劉志華笑著說。

  在退休的前一個月,紅花崗區老年大學就已經“盯上”了劉志華。征得單位許可后,劉志華走進了老年大學的課堂。1個月4節課,每節課1個小時。

  剛開始,劉志華根本不清楚學校是干什么的,而且還了解到絕大部分學員都有著豐厚的人生閱歷。

  “在老年大學,你得有拿得出手的東西,要不然說服不了別人,而且要講自己親身經歷。”一幅幅精美的剪紙作品亮相后,學生們徹底驚呆了。

  小有名氣的劉志華在紅花崗區老年大學待了不到1年,遵義市老年大學便將其挖了過去。

  剪紙技藝涉及的面較廣。劉志華向記者坦言:“學生需要有一定的知識儲備,例如了解我們國家的剪紙歷史,要有一定的美術基礎、良好的審美能力,以及雕刻功底,要不然學不好。”這些,都成為他在課堂上講述的內容。


《老子出關》

  在學校里,很多人經常忘帶課堂上所需的模仿圖案。于是劉志華就索性提前把一個班四五十人的紙張都準備好,到了教室直接發放。

  2004年,剪得還不錯且想深入研究的學生提議在剪紙班里成立一個創作組。不久之后,劉志華便從40多個人中選6個人進行專門教學。

  課堂之外,學生們只要有不懂的地方打電話請教,劉志華都會細心答疑解惑。

  創新剪紙技法

  在劉志華工作室里,掛著一幅線條優美的《雄獅》。3米開外看去,宛如畫。“這幅作品難度相當大,先畫再刻。七八年前,我每天耗時5個小時左右,25天才弄完。”劉志華說。

  為了使線條流暢且風格一致,全程都是劉志華一人完成。關鍵在于,他還采取了南北結合的創新技法,即融合了北方線條的粗獷和南方線條的細膩。

  和《雄獅》一樣,劉志華的作品絕大部分是南北結合的產物。剪紙的奧秘很多,顏色的選擇也很重要,需要根據不同作品的主題選用不同的顏色。

  “紅色文化用紅色、江南水鄉用黑色、青花瓷圖案用藍色……黑白相間,才能突顯出獅子的威武和炯炯有神。”劉志華說。

  近年來,劉志華對傳統剪紙技藝中傾向于使用單一顏色的做法進行了反思。他發現完工的剪紙作品有很多留白空間,于是便嘗試用不同顏色的美工紙填充。這一試,劉志華在經典之外,探索出了另外一種風格。

  《老子出關》作品中,紫色、黃色、黑色、白色、藍色等多種顏色構成的畫面,形象生動地展現了老子騎著水牛悠閑漫步的狀態。

  “你的東西那么好,能不能也在網上發布?”愛好剪紙的人經常這樣問劉志華。在他看來,剪紙本身具有豐富的文化元素,展覽和銷售只是擴大其影響力的手段,最終目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剪紙隊伍。

(遵義日報全媒體記者 潘曉飛)


(責任編輯:李霞)

相關新聞

評論

贵州思南开超市赚钱吗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 浙江飞鱼开奖哪里可以查询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 王者捕鱼苹果官方下载 白城家乡麻将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pk10开奖结果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河北 主流互联网理财平台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了 极速赛车走势技巧 刮刮乐APP官方版下载 和佳股份股票 时时彩平台送佣金 河北排列7预测 大圣棋牌最新版